1. 首页
  2. 新闻

动物生活照

动物的生活好不好?【我看到了待宰的羊、背土的驴】一个清明节,下午之时,我去瑶岙上坟;在临近严垅山公墓之时,先是在路边,见到了五六只待宰的羊。它们被捆绑着、跪伏着,亮着眼,安静地

动物的生活好不好?

【我看到了待宰的羊、背土的驴】

一个清明节,下午之时,我去瑶岙上坟;在临近严垅山公墓之时,先是在路边,见到了五六只待宰的羊。

它们被捆绑着、跪伏着,亮着眼,安静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

宰羊,为祭祀祖先所用。

上得山来,我又见到一人,驱赶着两只驴子背土上岭。

共有四只驴,每次两只,轮流着背土;这土,是为公墓载种松柏所用。

山岭崎岖难行;驴一次次背土上岭,每次于半途上总想停顿下来,驱驴人便一遍遍地鞭打。

驱驴的人,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他喘着粗气,也很疲累。

他告诉我,是个本地人;近年来身体差了,干不了重活,便只得买了几只驴,干这个营生。

他说,今天离要完成的运土量,还差得远,心里焦燥啊;而这几只驴,背了十几天的土,今天也显得疲惫了,总是想着偷懒。

他又扬起了鞭子去抽两只驴;驴只得伸出了前腿,艰难地攀着石级,向上又移动了几步。

总得让驴背个够,反正驴不说一句话。

这几只驴的苦难,或许算是不重的;自从动物遇到了人类之后,还有更悲惨的事儿,每天都在发生。

这几只驴,至少还可以生活在大自然之中。

在国外的“工厂农庄”里,高科技的机器,已经取代了饲养动物原先的田园风光。

比如,小鸡一出生,就被十几只一组,关在一格一格特制的小铁笼里。

它们的嘴尖被除去,苦痛难当;这只是为了避免,在违反自然的小空间里,会相互啄伤。

麝猫被关在一个温高华氏110度的黑暗的小笼子里,直至他们死去。

在它们存活的日子当中,人们会从它们的那个东东上,刮下麝香;麝香可以让香水在使用之时,保存的香味更为持久。

我还看到过一个资料,讲述了用于军事的动物试验。

在灵长类平衡研究里,猴子被放置在模拟的飞行台上,测试它们维持平衡的持久性如何。

它们必须忍受高单位的辐射能量,以及化学战会发生的化学毒害;实验人员要看这些物质,对它们在飞行中维持平衡,会有些什么影响。

它们由于遭到能量辐射与化学毒害,而会感到头晕想吐;但又因为受到了电击的威胁,而必须将飞行台保持平衡。

还有,小猎犬被喂下了烈性炸药,以观察炸药、在动物身上爆炸时的效果。

即使不是用于军事的实验,一些动物的遭遇,也是惨不忍闻的。

有的实验,要利用电击将狗逼疯,以研究疯狂的问题;

不给猫睡觉,直到它们死去;

老鼠的脚被砍掉了一半,看它们如何以残肢走路。

北极熊被泡在一大桶原油里,以研究北极地区原油外泄所产生的后果。

自古以来,就存在着很多动物受到虐待与虐杀、遭遇悲惨的问题。

一些思想家便提出种种理论,论证这是一种正常不过的、合理的现象;试图抚平人们的心灵。

我觉得最为荒谬的,似乎是大哲学家笛卡儿的言论。

他认为动物没有灵魂,而意识的存在绝对需要灵魂,因而动物不会意识到痛苦。

动物也只是一种机器罢了;它们虽然会动、会叫,但这和上紧了发条的钟会走动、会发出声音,没有什么两样。

所以,就人的道德而言,你拔下狗的耳朵,和你踢个石头,没有什么两样。

托马斯·阿奎那的说辞,则以《圣经》上的话作为出发点。

上帝将大自然赐予人类使用,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些地面上的生灵,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阿奎那还发挥说:

大自然的秩序是,不完美的事物为完美的事物而生;比如,植物是为动物而生的,至于动物,则是为了人而存在的。

因此,动物取走植物的生命,人类使用动物或取走动物的生命,都是合法的,都是符合上帝旨意的行为。

但另一个方面,为了上帝的恩赐,人类必须妥善地使用动物,还应该仁慈地对待它们。

阿奎那继续说;虐待动物是不好的行为,因为这会造成人的凶恶个性,而导致对咱们同类也是一样的残忍。

在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一些动物保护组织的人士,还愤怒地指出,虐待、杀害动物,这与纳粹党徒拿犹太人作试验,是一个样的可怕。

对待动物残忍的人,也确实有一种可能,在对待自己同类的时候,也会如此的心狠手辣。

人们虽然有了这样的认识,而动物们受到虐待、虐杀的现象,似乎不见减少;从当今“工厂农场”的发展状况来看,似乎还有变本可厉的趋向。

忽然,我又想起了晚年尼采的一件事:

1889年1月3日,寒冷的傍晚,冷清的街上几乎空无一人。

尼采把瘦弱的身体埋在呢子大衣里;他拄着拐杖,在青石板的路上,蹒跚而行。

这时,突然传来了马的一阵凄惨的悲鸣。

原来是一个凶恶的马夫,正在用鞭子猛抽他的马;一匹骨瘦如柴的老马,毛色杂乱肮脏,背上的条条血痕,清晰可见。

尼采再也不能忍耐,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夺过了马夫的鞭子丢掉;又紧紧抱住马的脖子,一言不发,泪流满面。

年轻之时,我读尼采,对于他研究了社会以后的答案——认为弱肉强食这种现象是必然的,又区分了什么“主人道德”与“奴隶道德”,感到很不满意。

但我在知道了这个故事以后,理解了他内心的那份善良。

或许,尼采的哲学,只是写出了他眼中所见的一种世间真实。

佛陀说:众生皆苦。

到了祭完坟下山,我再经过宰羊之处时,五六只羊已经被宰完了。

地上瘫着几只羊的皮毛,还有几大堆的羊肉。

多个羊头已被人买走了,一个羊头还高挂在树干上。





动物会生气吗?

动物会生气么?这个问题要是非常有趣的回答,首先这个问题的提出,是人类站在绝对高的地位而提出的问题。人类忘了自己也是动物了,所以提出提出了动物会生气吗?

人类就是动物,会生气。生气的表现方式多种多样,因每个人的 性格不同生气的方式也不同,有的歇斯底里,有的郁郁寡欢,有的癫狂,也有的采取报复行动。动物分高级动物和低级动物。但是都会有情绪,都会生气的。

有报道大象因人类的活动,侵占了他的岭地,就采取报复行动,毁坏村庄,伤及人类。也有报道蚂蜂在自己的巢穴被侵犯下,主动袭击侵犯者,置侵犯者死亡,这种事大多数的人都晓得。我们的近亲,猿类智商高经常出现,报复的行动。

所以说动物生气是肯定的回答,只不过是生气的时候表现的形式不同罢了。

什么动物最可怜?

看到这个题目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鹅肝。我们国家相对来说吃的少一点,外国人比较喜欢,鹅肝、鹅肝酱还是法国大餐中价格昂贵的顶级美食。但法国却不是鹅肝的第一生产大国,因为其养殖过程太过残忍,他们国内的动物保护组织强烈反对。

其实鹅肝就是把鹅的肝通过人为残忍的养殖方式催大形成脂肪肝。养殖户把鹅的体型养到合适的大小后就把它们关进狭小的笼子里,每天都拿着一根连接着饲料容器的管子硬塞进鹅的喉咙深处强迫喂食,饲料的量多到鹅的身体都产生不适引起呕吐或其他的病症都不放过,吐完了还继续灌,没等它把上一顿消化完就要继续灌下一顿饲料进鹅的胃里,一天最少灌三次。笼子狭小的连转身都不行,这是为了不让鹅运动导致食物被消化。这种残忍的操作要持续十多天,然后一副比正常鹅肝肿大数倍的脂肪肝就完成了。用这种残忍养殖方式催大的肥肝你还想吃吗?

如何自然不做作的拍生活照?

要抓拍,不是摆拍








这是什么动物?

这蓝尾石龙子,又叫丽纹石龙子。

在我国两湖、两广、安徽、福建、四川、辽宁、台湾等地多有分布,以小昆虫为食,属于蜥蜴的一种。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因其美丽的外表,很多人都在鉰养。

小型石龙子,体长约10~12公分,体色底色为黑色,并从吻端到尾巴的基部缀有金色的长条纹,长尾巴则为鲜艳而显眼的蓝绿色或铁青色。

养过的人都知道,这种石龙子长大之后“蓝尾”和“五线”2个特征都会消失。图上左边是幼体,右边是成体。

其实它的近亲真的很多,不是专业玩这个的还真不好区分。

正式中文名:黄纹石龙子 学名:Eumeces capito 市场俗称:(北)(五线)(蓝尾)石龙子这是国内最容易和真正的蓝尾石龙子混淆的种类,幼体几乎一摸一样。但是成体有明显的区别。已经有一些玩家在饲养的过程中发现这个问题了,渐渐认识到它们是2个物种。这种的分布偏北方,辽宁、河北、陕西、甘肃、四川、湖北这些省份,不过近期听说在河南和贵州又有新记录了。区分2者一般凭产地就行了,像北京,河北附近采到的肯定就是这种了,而江浙,华南地区采到的就是上述真正的蓝尾石龙子了。不过也有4个省份(加上新记录)是2种同域分布的。成体固然好分,但是幼体几乎是分不出来的,根据文献记载,这种的后颏鳞是2枚,而真正的蓝尾石龙子是1枚,区分就在这里。另外这种是中国特有种,而蓝尾石龙子在国外是有分布的。 正式中文名:琉球石龙子 学名:Eumeces marginatus 分布台湾的种类,幼体也基本和上述2种一样。不过这种背部中央的2行鳞片比旁边的鳞片宽,图片上也能明显看出来。而上述2种则没有这个特征。 正式中文名:大渡石龙子 学名:Eumeces tunganus 这种的幼体我没有见过图片,不过据僵大说,这种的幼体同样是具有“蓝尾”和“五线”的特征,因为这种并非广布种,实在找不到幼体图,故放上一张成体图,欢迎高人补充幼体图。 正式中文名:中国石龙子 学名:Eumeces chinensis繁殖过它的朋友肯定都知道,它幼体也是具有蓝尾的,并且背上有3条线,体侧有黄色斑点。不清楚这点的人看到它的幼体就会叫“三线蓝尾石龙子”,随着它长大,三线和蓝尾的特征会逐渐消失,变成我们熟悉的样子。 正式中文名:四线石龙子 学名:Eumeces quadrilineatus 市场俗称:四线蓝尾石龙子这种的外貌在国内倒是不会引起什么混淆,只是俗称里的“蓝尾”纯属画蛇添足,它本来的名字就叫四线石龙子。加了“蓝尾”之后反倒对蓝尾石龙子=Eumeces elegans 这个概念产生影响。这种是国内唯一一种尾部终生蓝色不会退去的石龙子,不过老熟个体背上的线还是会退掉的,即使是断尾了,再生,尾巴还是蓝色的。 正式中文名:五线石龙子 学名:Eumeces inexpectatus 为什么说不要随便把黄纹石龙子和蓝尾石龙子叫五线,那是因为本身就有五线石龙子这个物种。这种分布美国东南部。图里上面是幼体,下面是成体,幼体和国内的石龙子几乎一摸一样,只是怎么区分就不得而知了。 正式中文名:条纹石龙子 学名:Eumeces fasciarus 又是一种符合所谓的“五线蓝尾石龙子”的种类,图中左上是幼体,右上是亚成体,左下是雄成体,右下是雌成体。为了不产生歧义,还是建议不要用X线蓝尾石龙子这样的说法。这种同样分布美国东南部。 正式中文名:日本石龙子 学名:Eumeces japonicus 日本也有产类似的石龙子,五线+蓝尾,成体消失。 正式中文名:多线石龙子 学名:Eumeces multivirgatus 再来看一种“X线蓝尾石龙子”吧,该种是分布美国中部的石龙子 正式中文名:西部石龙子 学名:Eumeces skiltonianus 这是一个幼体和四线石龙子有点像的种类,分布美国西部及加拿大,上面幼体下面成体。不少网站包括百度百科把这种叫做蓝尾金蜥,并且说是非洲的物种,这明明是美洲的物种,维基还有其他权威网站都能找到资料,不知道是谁写出那些东西的。哎,这节操掉的。。。。看了以上几种,可以得出结论:石龙子属(Eumaces 或Plestiodon )的种类很多种类幼体都具有蓝尾的特征,而很多也背上也具有线,从2到5都有,故以X线蓝尾石龙子这样的名字来称呼这些石龙子并不科学。这个属内一共有七八十种,我也没有完全搜过所有种类的图片,仅凭以前书上见过的种类已有这么多“X线蓝尾”,实际上则可能会有更多种类满足这个条件。日后做石龙子科图鉴的时候会再好好搜搜。三线蓝尾石龙子这是近年在广西发现的物种,幼体背部有三条线,但是体侧没有黄点,这和中国石龙子不同,尾部蓝色,成体如图,并且体型比中国石龙子还要大。石龙子属里的确有三线石龙子Eumeces blythianus 这个物种,可惜找不到图,但那是分布西亚的物种,应该不是国内的这种。曾听说这种的学名定了,似乎不是石龙子属Eumeces 的种类,个人认为可能是南蜥属Mabuya 的种类,这个属不少种类体型还是挺大的。将近有1年左右时间没在爬天混,不知道后来有没有再提起过这种,如果学名确定了望告知一下。

正式中文名:五棱南蜥 学名:Mabuya/Trachylepis quinquetaeniata 这不是石龙子属Eumeces 的种类,而是南蜥属的蜥蜴,和石龙子属的区别是背部的鳞片起棱。上面是幼体,中间是雄性成体,最下面不确定是雌性幼体还是雌性成体,照片的说明只有female。分布北非和南欧的物种,这种同样满足“X线蓝尾”。 正式中文名:蓝尾岛蜥 学名:Emoia cyanurum 这种也并非是石龙子属的物种,而是岛蜥属的物种。同样有“X线蓝尾”。上面幼体下面成体。分布太平洋的到岛屿上。国内台湾有与其同属的岛蜥Emoia atrocostata 。 正式中文名:五趾腿蜥 学名:Scelotes capensis 腿蜥属Scelotes 的石龙子附肢的退化程度不固定,有的种类四肢都有,但是非常小,有的种类仅有后肢,有的种类完全无肢。该种是四肢都有的种类。具有蓝色的尾巴。。。分布非洲纳米比亚沙漠。以下开始都不是石龙子科的种类了 学名:Cordylosaurus subtessellatus 这种没有正式的中文名,真要叫的话根据英语直译可以叫蓝尾板蜥。这种看上去与四线石龙子非常相像。但是这种并非是石龙子科的,不是石龙子。这种是属于非洲蜥蜴科的蜥蜴,或者细分的话属于板蜥科,和黄喉板蜥是近亲。 正式中文名:平蜥 学名:Nucras caesicaudata 蓝尾尾巴+黄白色条纹,又是一种长得像蓝尾石龙子的蜥蜴,这次是蜥蜴科的种类。分布非洲南部。 正式中文名:缨尾蜥 学名:Holaspis guentheri 尾部蓝色,身上有黄白色纵纹,头尖扁。分布非洲东部及西部,善于爬树,资料显示该种能够向2侧鼓涨身体并且滑翔飞行。似乎在国外是挺受欢迎的宠物。这种也是蜥蜴科的种类,也挺像蓝尾石龙子的。 正式中文名:小睫蜥 学名:Micrablepharus maximillani 这是美洲蜥蜴科,或者细分的话属于裸眼蜥科的蜥蜴,鳞片有点像石龙子,同样具有蓝尾的特征。分布南美。 正式中文名:双线中美蜥 学名: Tretioscincus bifasciatus 又是一种长得像石龙子的美洲蜥蜴,又是具有“X线蓝尾”的特征。分布哥伦比亚等地。看了这么多,大家也应该发现了一些问题。首先对于非石龙子科的种类,看到尾巴蓝色的蜥蜴就叫蓝尾石龙子肯定是大错特错的,后面介绍的几个足够打耳光了,甚至其实就连山地麻蜥的幼体,尾巴也是蓝色的。再来是对于石龙子科非石龙子属的种类,石龙子科的种类英文名基本都是Skink,而英文名只是老外的俗称,如果尾巴蓝色的石龙子可能就会被叫做blue-tailed skink,一直译话就成“蓝尾石龙子”了,所以外来爬虫名称英语直译并不是很好。最后是对于石龙子科石龙子属的物种,其实属内很多种幼体都是蓝尾的,背上多多少少都有线。所以用“X线蓝尾石龙子”来称呼并不合适。实际上需要面对有长得很像的石龙子个体的问题的不止中国,而老外却是很严谨的,除了用学名区分之外,条纹石龙子的英文名是Five-lined skink,而五线石龙子的英文名是Southeastern five-lined skink,即便只是俗称,但是说的时候严格区分,绝对不省略任何单词,这样就算是不懂分类学的人也不会混淆,而国内却没有这样的风气,值得深思。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